??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板对板连接器 >

说长道短论文学

发布日期:2022-03-05 02:44   来源:未知   阅读:

  年初有媒体预言,受莫言获奖影响,不少作家将推出长篇小说新作,2013年会成为“长篇小说年”。的确,这一年《繁花》《带灯》《日夜书》《第七天》《黄雀记》《认罪书》《CBD风流志》……一部部名家力作、新人新作你方唱罢我登场,各种口味的读者都不难找到喜欢的作品。

  2013年引发争议最多的小说当推余华的《第七天》,新闻串烧式的写法让许多喜爱余华的读者失望,也让另外一些人看得热血沸腾、潸然泪下。由此还引发了评论界关于小说如何言说现实的种种争论。也有评论家指出,《第七天》是一部足以代表余华全部写作风格的作品。对于这部作品评价的两极化成为一个有趣的现象。

  2013年,贾平凹、阎连科这两位高产作家都有新作问世。《带灯》以扎实的写实手法将目光聚焦中国农村最基层政府,《炸裂志》以荒诞、夸张的笔法讲述一个百人乡村走向超级大都市的变迁,都是大时代背景下的文学之思。韩少功自从2002年出版长篇小说《暗示》后,少有新作问世,今年他的《日夜书》出版后立刻受到关注,回望知青岁月,反思当下生活,同代人阅读,想必会有更多共鸣。金宇澄的《繁花》成为上半年出版的长篇小说中一匹黑马,上海方言的融入与话本小说的味道,令人眼前一亮。今年,还有一部奇特的作品值得一说,那就是八十多岁高龄的黄永玉先生的长篇小说《无愁河的浪荡汉子》。这位多才多艺的老人旺盛的创作力令人感叹。

  2013年可以说是长篇小说年,但长篇小说年绝非2013专有。事实上,近年长篇小说一直是文学创作最为活跃的领域,每年都有上千部长篇小说新作问世,其中不乏名家名作。2009年同样被认为是长篇小说丰收年,这一年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苏童的《河岸》、莫言的《蛙》广受好评。但是长篇小说作为时间酿出的美酒,功夫不到,味道不醇;作家创作,有自己的节奏,如果仅仅是要搭莫言热的顺风车,只会加剧长篇小说创作的浮躁气,而不可能有优秀作品问世。

  另外新世纪的中国文坛,除了“80后”作家崛起、网络文学方兴未艾,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作家持续发力,成为当今文坛的绝对中坚,以莫言获奖为标志,他们不断改写中国文学的版图,提升小说创作的标高。

  网络文学方面,以下几方面引起了业内专家的关注:一是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等网络巨头进场,PK盛大,行业面临重新洗牌。二是网络作家协会(如北京文联已成立网络文学创作委员会)、网络文学院等筹建,新的文艺政策正在全面布局。三是从起点创业团队出走到创世,再到腾讯文学高调亮相;再到盛大调配,候小强12月辞职……各个网络文学内部机制与体制在进行结构性的调整。业内将这种变化看做未来发展的新蓄势。四是从网络大学到盛大小说专业成立,从小米手机到腾讯全文学布局,网文已经从网文自身的“跨界”全版权或全产业链的布局,变成了整个社会对网文生态政治与商业环境的重构与重塑。“这一点尤其关键。”中国青年出版社副编审、网文评论家庄庸如是说。

  年终回顾,创世中文网的成立可以作为观察网络文学的一个切入点。2012年5月底,腾讯成立创世中文网,编辑和运营团队在起点原骨干力量的基础上打造。依托于腾讯平台优势,基于团队经验和影响力,创世中文网一上线即被看成网络文学强势崛起的新锐力量和行业格局的变革者。为网罗网络写手、丰富网站内容,创世中文网致力于业内最新作者福利制度的落实,上线多位网络“大神”加盟,每日更新作品多达4000部,库内作品总数超过3万部。除了争取网络“大神”,创世中文网表现出明显的扶持广大中低层作者的努力,并提出要把“十万年薪的作家十万名”的构想从梦想变成现实。除了发掘自身优势,创世中文网还与一些网站强强联合。年底,创世中文网与中文在线K小说网是网络文学大学的首批共建单位之一,网络文学大学于今年10月由中文在线发起成立,作家莫言担任名誉校长。

  对于以创世中文网为代表的新的网络文学力量的加入对整个网络文学格局的影响,庄庸表示,与其说创世的诞生,制造了网络文学格局重新洗牌的局面,不如说网络文学经过十多年一波三折的发展,出现了新一轮重新洗牌的内在需求和发展趋势。起点和创世之争,不过是这种“大趋势”中的一个小导火线。十年来,人们始终把网络文学局限于起点、晋江、红袖等“网络小说”或“商业化的网络类型小说”来理解,而忽略了另外一些有代表性的网络文学“文体”变革:比如从各大BBS“贴子体”到新浪“微博体”再到腾讯“微信体”的变革,这是言语即生产力、新公共话语空间和新舆论场的主阵地。又比如以天涯“青梅煮史”草根说史、说文化潮流,到以豆瓣“小文青”阅读、表达、分享一体化,再到博客或小众圈中的“精英思想、知识与文学文本”……文学在互联网中探索和实验着一种“新文学”的形态和内涵。创世中文网加入竞争,虽然在当下网文格局中成为“最大的搅局者”,但在促进产业链升级、整个网络文学格局全面洗牌、重建新游戏规则和网文新秩序中,创世中文网的力量顶多是博弈、交锋中的“一极”。

  “青年作家们,前面有灯光,路上有泥水,但是四面八方都有关切的目光,整个民族同你们一起前进……”这是1986年巴金在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青创会)上的祝辞,铁凝作为其中一员有幸在现场聆听。2013年的青创会上,铁凝又将这些话深情寄语青年作家,她说,巴金的温暖嘱托一直伴随着她。

  新中国成立后,分别在1956年、1965年、1986年、1991年、2001年、2007年举行过六次青创会,今年是第七次。青创会已成为几代作家经历中弥足珍贵的记忆。

  一代有一代的文学。一代作家有一代作家的问题。顾城、舒婷那一代作家是被“追逐”的作者,如何吸引读者很难成为他们写作中关注的焦点。但是对于参加2013年青创会的青年作家而言,如何吸引读者开始成为文学创作的最大问题。正如有的青创会代表所言,面对影视作品的狂轰滥炸,网络信息的鱼龙混杂,狂欢化、碎片化、娱乐化的阅读倾向,写作者如何在保持自身清醒的状态下面对现实、面对时代,创作出对读者既有吸引力,又有提升力的好作品,是每一个年轻的写作者新的使命。

  10月10日,82岁的加拿大作家爱丽丝·门罗摘得诺贝尔文学大奖。作为第一个获得该奖的加拿大作家,门罗的另外两个身份更具普遍意义:女性作家与当代短篇小说大师。

  历史上共有13位女性获得诺奖,女性获奖的比例约为11.6%。但是新世纪以来的诺奖得主中有4位女性,比例大为提高,约占28.6%。从中不难看出女性作家影响力的上升。莫言获奖之后,很多人都在猜测下一位有可能获诺奖的中国作家会是谁。中国的女作家们是否更值得期待呢?

  门罗获奖,出版市场上一向不被看好的短篇小说终于有了一席之地。门罗擅长写作短篇小说,特别是篇幅稍长接近中篇的作品。一篇四五十页的短篇,让别的作家写来,也许能铺陈成一部几十万字的长篇。门罗则用浓缩的笔触去探究人类灵魂上的深度与灵敏性。门罗的创作经验,对中国作家都具有借鉴意义。目前的文学市场上,有效益或号召力的主要是长篇小说,像今年几家出版社抢着出版门罗短篇小说的现象,也只有在她获奖的情况下才出现。以往的情形则是,同样一个作家,长篇小说能发行很好,中短篇小说却没有出版社敢冒险出版。许多著名作家也面临同样问题。但是,“反者道之动”,当众多网络作者一入手就开始写几十万、上百万字的长篇,当读者面对一堆冗长的“大部头”无所适从时,人们或许也想换换口味,看看更加凝练的故事、品品更加精粹的语言。看看火热的电影,带着投资成本与时长限制的镣铐翩翩起舞,似乎跳的还不错,限制有时反而成了优势。

  翻译家维权不是一个新现象,但今年百位翻译家联名讨伐翻译剽窃歪风,规模之大,以前少见。

  事件起因是《哈利·波特》系列作品译者之一马爱农7月底向法院起诉中国妇女出版社及署名周黎的译者,抄袭出版她的译作《绿山墙的安妮》,同时起诉新世界出版社出版的“外国少年儿童译丛”,采用傍马爱农之名的手法,署名“马爱侬编译”,盗用他人署名,误导读者。

  这起侵权案曝光后,引起译界众声谴责。在《译林》杂志及译林出版社首任主编、社长李景端的倡议下,100位翻译家联名通过《中华读书报》声援马爱农的维权之举,讨伐抄袭剽窃歪风。

  翻译乱象是多年来出版界的一个顽疾。最近两次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奖翻译奖评奖,第四届未评满五个名额,第五届直接空缺,当时即有专家指出,“空缺的不是翻译奖,是对劣质翻译的问责”!译界剽窃成风,“李鬼”肆虐,低水平粗制滥造作品充斥市场。这种恶劣行为的第一受害者是翻译家,对读者也造成巨大戕害。时至今日,这种状况并未有多大改善。

  翻译维权,很多译者有心无力。即使打了官司,赔偿一般也非常有限。12月17日,法院就马爱农一案作出判决,但结果证明了翻译家的维权道路依然艰辛。马爱农的代理律师认为,三万元的赔偿数额太少,对原告不公平,并且侵权成本太低,类似的判决会对社会公众起误导作用,社会效果也不好。他认为新修订的《使用文字作品支付报酬办法》征求意见稿新大幅提高文字作品使用报酬标准,在这种背景下,应当尽量提高赔偿标准,以减少类似的侵权行为发生。保险套路调查:免费领取自...无锡韩语人才“一将难求”

板对板连接器 | 企业文化 | 新闻中心 | 社区 | 东莞市维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 圆孔排母连接器 | 线对板连接器 | 连接器厂家 | Fpc排线连接器 | 排线连接器 |

「东莞维品电子」是专业的连接器厂家,主营板对板连接器,排针连接器,排母连接器,排线连接器,Fpc排线连接器,线对板连接器,圆孔排母连接器等。12年专业插件连接器供应商,众多知名企业长期合作伙伴,厂家直销,支持定制生产。